• <tr id='lwczg'><strong id='lwczg'></strong><small id='lwczg'></small><button id='lwczg'></button><li id='lwczg'><noscript id='lwczg'><big id='lwczg'></big><dt id='lwczg'></dt></noscript></li></tr><ol id='lwczg'><table id='lwczg'><blockquote id='lwczg'><tbody id='lwcz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wczg'></u><kbd id='lwczg'><kbd id='lwczg'></kbd></kbd>
  • <acronym id='lwczg'><em id='lwczg'></em><td id='lwczg'><div id='lwczg'></div></td></acronym><address id='lwczg'><big id='lwczg'><big id='lwczg'></big><legend id='lwczg'></legend></big></address>

      <i id='lwczg'><div id='lwczg'><ins id='lwczg'></ins></div></i>

        <i id='lwczg'></i>

        <code id='lwczg'><strong id='lwczg'></strong></code>
        <fieldset id='lwczg'></fieldset>
          1. <dl id='lwczg'></dl>
          2. <span id='lwczg'></span>

            <ins id='lwczg'></ins>
            好色强讦实录电影_好色俏表妹_好色少妇乱伦小说 - 2020年最新「AV优选」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最新好色强讦实录电影,好色俏表妹,好色少妇乱伦小说等最新、最快、最全的av电影视频,欧美av视频电影,亚洲av视频,日本av电影视频

            優sm聊天秀作傢散文

            • 时间:
            • 浏览:11

              近代優秀的作傢很多如餘秋雨朱自清等,創作瞭不少優秀的散文

              優秀作傢散文篇一

              書海茫茫——餘秋雨

              像真的海一樣,我們既贊美它,又害怕它。遠遠地看,大海澄碧湛藍,雲蒸霞蔚,但一旦跳入其間,你立即成為芥末,沉浮於洶湧混沌之中。如何泅得出來?

              到圖書館、書店走走,到街頭的報刊亭看看,每次都感到紙頁文字對生命的一種威逼。幾年前還在熱心地討論“讀書有沒有禁區”的問題,我是主張對文化人不應有禁區的,但現在卻出現瞭一種意想不到的無奈:必須自設禁區,否則將是時間的瀉漏、生命的破碎,從一生的孜孜不倦走向一生的無所作為。

             國際乒聯員工降薪新聞 在一個文化不發達的國傢,被印刷過的白紙黑字曾經是令人仰望的符咒,因此,讀書很可能成為一種自欺欺人的行為。不管什麼時候,在寫字桌前坐下,扭亮臺燈,翻開書本,似乎都在營造斯文,逼近神聖。這種誤會,制造瞭無以數計拋擲生命的遊戲,而自己和旁人還十分安慰。

              為此,一些真正把書讀通瞭的人總是反對“開卷有益”的說法,主張由學者們給社會開出一些大大小小的書目,以防在閱讀領域裡價值系統的迷亂。我贊成這種做法,但這種做法帶有常規啟蒙性質,主要適合正在求學的年輕人。對於中年人來說,生命已經自立,閱讀也就成瞭自身與閱讀對象的一種“能量交換”,選擇的重任主要是靠自己來完成瞭。因此,自設禁區,其實是成熟的表現。   本文來自織夢

              感覺極好的文章少讀,感覺不對的文章不讀,這是我的基本原則。

              感覺極好,為什麼要少讀呢?因為感覺極好是很不容易的事,一旦找到,就要細細體會,反復咀嚼,不容自我幹擾。這就像我看電影,突然遇上一部好片,看完後絕對不會緊接著看另外一部,而會一個人走在江邊,走在小路,沉湎很久。我即便知道其他幾部片子並不比這一部差,也舍不得一塊兒奢侈地吞噬。交朋友也是這樣,天下值得交往的好人多得很,豈能都成為往來97午夜電影熟絡的密友?推心置腹的有幾個,也就夠瞭。到處拍肩膀摟脖子,累死累活,結果一個也沒有深交,一個也對不起。閱讀和交友差不多,貪心不得。

              感覺不對的文章不讀,這一點聽起來不難理解,事實上不易做到,因為我們在閱讀時常常處於一種失落自我的被動態勢,很少打開感覺選擇的雷達。其實,即便是公認的世界名著,年輕時老師都是說必須讀隻能霸王別姬遵循,到瞭中年發覺與自己的感覺系統不對位就有權利拒讀。人傢好端端一本書,你也是好端端一個人,沒有緣分就應該輕松地擦肩而過,如果明明別扭還要使勁兒纏在一起難受半天,多不好。

              我所說的“感覺不對”,主要是指一些讓我們感到某種不舒服的文章,或者做作,或者偽飾,或者炫耀,或者老滑,或者跋扈,或者酸澀,或者嫉妒,那就更要避開。如果我們誤會它們瞭,我們也沒有時間和興趣去解除誤會。避開瞭,誤會也就不成其為誤會。也許我們會出於某種傳統的責任感對這種文章予以批評,但這種責任感往往是以否定多元合理為前提的。人有多種活法,活著的文明等級也不相同,住在五層樓上的人完全不必去批評三層樓的低下,何況你是否在五層樓還缺少科學論證。也有極少數文章讓我們感到一種無以名狀的邪惡和陰毒,才讀幾句就像吃瞭一個蒼蠅,最好的辦法也是趕快推開。

              有些朋友不理解:雪白的紙,烏黑的字,怎麼能印出一篇篇這樣的文字來呢?這是一種好心腸的痛苦,但不客氣地說,這種痛苦產生於文化禁錮下的習慣和文化暖房裡的夢幻。生活格局的開放,書報市場的開拓,使各色社會情緒有瞭宣泄的機會和場所,從總體看來不是壞事。例如嫉妒,既然有一批人成功瞭,難道那些暫時末成功的人連嫉妒一下都不可以?雨果說,一片樹葉受到陽光照耀,它的背面一定是陰影,陽光越亮,陰影越深。樹葉尚且如此,何況是人。白紙黑字不會隻反射陽光,它們也傳導陰影。把陽光和陰影加在一起,才是一個立體的社會。因此,不僅要允許嫉妒,也要允許做作,允許偽飾,允許炫耀,允許老a級毛片電影滑,允許跋扈,允許酸澀,當然,也要允許你的不舒服,允途觀許你的不理睬。從事事關註、事事難容,轉變為關註不多、容忍很多,這應該是我們社會觀眾的一大進步。

              以文字犯案,當不在容忍之列。但是我仍然要說,不要在文字官司上過於敏感。幾百年的你爭我鬥,幾十年的匕首投槍,使我們報刊上的有些文章保留著一種近乎本能的劍拔弩張、刁酸促狹,這是一筆沉重的歷史舊帳,不幸讓這樣幾個作者肩負著,是很值得同情的。他們缺少法律常識,缺少人格概念,從來沒有把人間的名譽當一回事,與他們打官司,自己也要回到人生的啟蒙期,真是何苦來著。他們的日子一般都過得不寬裕,因為根據經驗,人的生態和心態是互為因果的,一打官司,他們就要賠償大筆的名譽損失費,從人道主義的立場看,又於心何忍?前不久我在東南亞的一些城市間獨個兒漫遊,遇到一位相知多年的佛學界朋友,問他這些年在幹些什麼,他居然說一直在打一樁名譽官司,我聽他介紹瞭案情,覺得他遇到的事情在我們這裡隻能說是一種誰也不會在意的傢常便飯,對他如此認真深感困惑,就笑著請教:“佛傢講究寬容,你這樣打官司與佛教理義有抵觸嗎?”他回答,“如果我不去制限他們,他們還會繼續傷害眾生,因此我這一拳出去十分慈悲!”我似乎有所憬悟,但回來一想,又覺得這畢竟與整體環境有關。整體環境還很不衛生,你就沒法對落在身上的塵埃過於認真。有一個衛生的念頭就好,慢慢來,別著急。

              在這中間,唯一需要花點口舌對付一下的,是報刊間那些指名道姓,又完全捏造瞭事實的文章。因為捏造的事實比大聲的漫罵更能迷惑人心,人們如果相信瞭那種捏造,那麼,被捏造而又沒有辯誣的人也應該承擔社會責任。但是,話雖這麼說,真正辯起來卻十分氣悶,我的原則仍然是能不理盡量不理。這些年來本人由於不慎發表瞭一些文化隨筆,有人說好話,幹擾瞭幾位先生的視聽,於是逐漸有一些與我的名字牽在一起的“事實”刊載於幾種報刊,起初以為有一個惡人與我同名同姓,後來搞清是在說我,剛想辯解說絕無此事,新的“事實”又刊佈出來。正煩惱,突然想起,海外一些年輕的演員剛剛成名總會遇到類似的境況,他們幾乎不辯,依然笑瞇瞇地演著唱著,我比他們年長,為何連他們也不如?這種想法解救瞭我,幾年來未辯一言,到後來對那些文章讀也不讀,結果像沒事兒一樣存活至今。當然我的躲避也有底線,簡單說來,如果別人受到誣陷而我知道真相,我不會躲避;如果事涉公共道義,我也不會躲避;躲避的隻是自己的事。倒也不是大公無私,是因為自己的事怎麼辯都是窩囊,我沒有權利讓我的朋友、學生、讀者一起分擔這份窩囊,窩囊比受傷更讓人痛心。 本文來自織夢

              總而言之,書海茫茫,字潮滾滾,紙頁喧囂,墨色迷蒙,這是市場化、多元化的現代文化景觀,我們企盼瞭多年的,不要企盼來瞭卻手足無措,抱怨不迭。解除過度的防范敏感,降低高昂的爭辯意識,減少無謂的筆墨官司,讓眼睛習慣雜色,讓耳朵習慣異音,不太習慣就少看不聽,即便習慣瞭,由於時間和精力的原因也可以少看少聽。一切自己作主,看一點悅目的,吸幾口新鮮的,嘗幾味可口的,稍感不適就輕步離去,我沒有義務必須接收我不想接收的一切,哪怕有人直呼姓名在門口喊陣也關窗拉簾,閉目養神,順手打開柴可夫斯基或瞎子阿炳。人們都說身處現代社會必須學得敏銳和迅捷,我卻主張加一份木訥和遲鈍。人生幾何?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比較正經的年代,趕快省下精神來做點自己想做的事,哪裡還有時間陪著陌生人胡亂折騰?門外的風,天邊的雲,一陣去瞭一陣來,當不得認真,哪怕這些風這些雲是白紙黑字組成的,也是一樣。

              優秀作傢散文篇二

              《梅花》後記

              朱自清

              這一卷詩稿的運氣真壞!我為它碰過好幾回壁,幾乎超神機械師已經絕望。現在承開明書店主人的好意,答應將它印行,讓我盡瞭對於亡友的責任,真是感激不盡!

              偶然翻閱卷前的序,後面記著一九二四年二月;算來已是四年前的事瞭。而無隅的死更在前一年。這篇序寫成後,曾載在《時事新報》的《文學旬刊》上。那時即使有人看過,現在也該早已忘懷瞭吧?無隅的棺木聽說還停在上海某處;但日月去得這樣快,五年來人事代謝,即在無隅的親友,他的名字也已有點模糊瞭吧?想到此,頗有些莫名的寂寞瞭。我與無隅末次聚會,是在上海西門三德裡(?)一個樓上。那時他在美術專門學校學西洋畫,住著萬年橋附近小弄堂裡一個亭子間。我是先到瞭那裡,再和他同去三德裡的。那一暑假,我從溫州到上海來玩兒;因為他春間交給我的這詩稿還未改好,所以一面訪問,一面也給他個信。見面時,他那瘦黑的,微笑的臉,還和春間一樣;從我認識他時,他的臉就是這樣。我怎麼也想不到,隔瞭不久的日子,他會突然離我們而去!——但我在溫州得信很晚,記得仿佛已在他死後一兩個月;那時我還忙著改這詩稿,打算寄給他呢。

              他似乎沒有什麼親戚朋友,至少在上海是如此。他的病情和死期,沒人能說得清楚,我至今也還有些茫然;隻知道病來得極猛,而又沒錢好好醫治而已。後事據說是幾個同鄉的學生湊瞭錢辦的。他們大抵也沒錢,想來隻能草草收殮罷瞭。棺木是寄在某處。他傢裡想運回去,苦於沒有這筆錢——雖然不過幾十元。他父親與他朋友林醒民君都指望這詩稿能賣得一點錢。不幸碰瞭四回壁,還留在我手裡;四個年頭已飛也似地過去瞭。自然,這其間我也得負多少因循的責任。直到現在,賣是賣瞭,想起無隅的那薄薄的棺木,在南方的潮濕裡,在數年的塵封裡,還不知是什麼樣子!其實呢,一堆腐骨,原無足惜;但人究竟是人,明知是迷執,打破卻也不易的。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無隅的父親到溫州找過我,那大約是一九二二年的春天吧。一望而知,這是一個老實的內地人。他很愁苦地說,為瞭無隅讀書,傢裡已用瞭不少錢。誰知道會這樣呢?他說,現在無隅還有一房傢眷要養活,運棺木的費,實在想不出法。聽說他有什麼稿子,請可憐可憐,給他想想法吧!我當時答應下來;誰知道一耽擱就是這些年頭!後來他還轉托瞭一位與我不相識的人寫信問我。我那時已離開溫州,因事情尚無頭緒,一時忘瞭作覆,從此也就沒有音信。現在想來,實在是很不安的。

              我在序裡略略提過林醒民君,他真是個值得敬愛的朋友!最熱心無隅的事的是他;四年中不斷地督促我的是他。我在溫州的時候,他特地為瞭無隅的事,從傢鄉玉環來看我,又將我刪改過的這詩稿,端端正正的抄瞭一遍,給編瞭目錄,就是現在付印的稿本瞭。我去溫州,他也到漢口寧波各地做事;常有信給我,信裡總殷殷問起這詩稿。去年他到南洋去,臨行還特地來信催我。他說無隅死瞭好幾年瞭,僅存的一卷詩稿,還未能付印,真是一件難以放下的心事;請再給向什麼地方試試,怎樣?他到南洋後,至今尚無消息,海天遠隔,我也不知他在何處。現在想寄信由他傢裡轉,讓他知道這詩稿英國女王電視講話已能付印;他定非常高興神馬影院手機版的。古語說,“一死一生,乃見交情;”

              他之於無隅,這五年以來,有如一日,真是人所難能的!

              關心這詩稿的,還有白采與周瞭因兩位先生。白先生有一篇小說,叫《作詩的兒子》,是紀念無隅的,裡面說到這詩稿。那時我還在溫州。他將這篇小說由平伯轉寄給我,附瞭一信,催促我設法付印。他和平伯,和我,都不相識;因這一來,便與平伯常常通信,後來與我也常通信瞭。這也算很巧的一段因緣。我又告訴醒民,醒民也和他寫瞭幾回信。據醒民說,他曾經一度打算出資印這詩稿;後來因印自己的詩,力量來不及,隻好罷瞭。可惜這詩稿現在行將付印,而他已死瞭三年,竟不能見著瞭!周瞭因先生,據醒民說,也是無隅的好友。醒民說他要給這詩稿寫一篇序,又要寫一篇無隅的傳。但又說他老是東西飄泊著,沒有準兒;隻要有機會將這詩稿付印,也就不必等他的文章瞭。我知道他現在也在南洋什麼地方;路是這般遠,我也隻好不等他瞭。

              春餘夏始,是北京最好的日子。我重翻這詩稿,溫尋著舊夢,心上倒像有幾分秋意似的。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1928年5月9日作。